第一百二十四章庆典的日子

365bet娱乐送彩金_365bet滚球官网_365bet到账快么: 世界最强的魔法师是个可爱少年 作者: 小叁3 更新时间:2019-09-28 05:00:12 字数:4365 阅读进度:225/225

“......?”

微微睁开双眼所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,石壁当中燃烧的火炉令人感到闷热。诺亚从羽毛制成的柔软床上醒来,感觉无比陌生的阳光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。

“哦呀,你醒了?”

陌生又仿佛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诺亚转过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。埃琳娜正坐在椅子上默默拉扯针线,她手上拿着的是诺亚被刺穿的法师服。而这个房间也没有诺亚往日醒来看到的那般豪华,普通的老旧装修风格感觉就像是旅馆。

“你在稍微等一下,我很快就缝好了。”

埃琳娜望着床上一脸茫然的诺亚轻声微笑,她对待小孩子总是很温柔。这是她被神殿的修女收养长大后所养成的习惯,看着诺亚总能让她想起过去的一些时光。但只可惜埃琳娜与生俱来的不受约束性,使她太过向往外面的世界,这让她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修女或是圣职者。

“咔。”

轻轻用力扯断手中用来缝衣的黑线,埃琳娜从椅子上站起审视了一遍诺亚的法师服。她的手艺很好使你几乎看不出痕迹,就跟诺亚现在已经痊愈了的肩膀一样,没人知道曾经被匕首刺穿过。

“你的衣服是黑色的真是太好了,这种色调别人是看不出来痕迹的。”

“......”

埃琳娜说着敞开衣服来到诺亚面前让他查看,露出了一副自信满满地妖媚笑容。但诺亚现在没有什么精力去思考衣服究竟是怎么样,他更在意的是在自己昏迷前所看到的那副场景。两人头顶上的天花板看上去......似乎跟那片沾满血污的大地是一个颜色。

“好像一切都结束了......对吗?”

诺亚转过头望着埃琳娜微弱地询问,他已经大概猜到了现在的情况会是怎样。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并没有怎么激动,就好像在睡梦中的时候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一切。

“嗯,从表面上看的话确实是已经结束了。依安如今已经取代了安妮的位置,他现在是埃尔因洛特的王了。”

从埃琳娜的口中了解了这座城市现在大致的情况,诺亚闻言呆愣了一会,随后又慢慢将视线挪向了别处。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,依安能如愿当上城主本应该也是他所期望的。但诺亚总感觉是有哪里不对,这和他所期望的方式不同。依安又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无数的死亡,他踏上王座阶梯的每一步都染着鲜血。

“你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,为什么?”

埃琳娜说着坐到了诺亚的床边,伸出玉手轻轻抚慰着他的额头,无比冰凉的触感让人的精神变得清晰。面对埃琳娜的询问诺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愿望达成的现在却付出了代价,诺亚分不清究竟哪一个要更重要些。

“那些士兵......还有安妮都死了吗?”

“......”

埃琳娜一直充满魅力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,诺亚之前想要保护的那些生命,现在已经全部都不在了。埃琳娜知道让自己这个帮凶来告诉诺亚真相,或许会显得有些残酷......但,这也应该好过由依安来亲自告诉他吧。

“这座城市已经没有守卫队了,在当时你所见到的那些士兵,现在都已经被屠戮殆尽了。”

宣告守卫队全灭的审判锤无情地敲下,早就明白了的诺亚在真正亲耳听到之后,眼神终于还是变得消沉了起来。

“......是吗。”

诺亚躺在床上发出无力地悲叹声,埃琳娜静静注视着他伤感的样子十分无奈。这种表情不该出现在诺亚这样的孩子身上,这个年纪的他们应该更加快乐的去生活,甚至从一开始他就不该被牵连至此。埃琳娜认为这样才是最好的,尽管诺亚真实的年龄对此可能并不适用。

“不过安妮-提利尔好像还没有死的样子,她似乎失踪了。”

“唉?”

埃琳娜意料之外的发言让诺亚小小地吃了一惊,在得知守卫队全灭消息的时候,他还以为安妮也随着一起被杀了。

“详情我也不太清楚,不过传闻当反动派的人攻入城堡的时候,他们在哪里都没有找到安妮的身影。”

埃琳娜说着用手指抵住下巴,仔细回想在酒馆庆功宴上所碰巧听到的那些事情。无论哪个佣兵基本上都是大嘴巴,他们往往都藏不住什么秘密。所以就算是对这种事情没什么兴趣的埃琳娜,也总是能听到和记住许多。

“是,是逃跑了吗?”

诺亚说罢激动地从床上坐起,他很在意安妮的安危。尽管诺亚自己可能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他和安妮的相处时间是如此之短,绝对算不上是朋友之间的关系。但如果硬要说的话只不过是一种感觉,诺亚觉得安妮不会是个坏人。

“大概吧,不过就算她从艾尔因洛特逃走了,我们也不用担心未来会在发生什么。私生子安妮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力量,她现在只不过是个逃亡在外的小姑娘,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。”

得知安妮还活着诺亚的心中松了口气,一直压抑着他的忧郁感也仿佛被化解了一半,整个人都瞬间变得轻松了许多。

“这样啊,她逃走了......”

虽然这样想或许对不起依安,但诺亚确实由衷的感到庆幸。尽管他从第一眼见到安妮的那时候开始,安妮就一副居高临下的坏笑模样,甚至还是让诺亚去毁灭埃里克舰队的元凶。所以诺亚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和她成为朋友,但就算如此诺亚也还是确信安妮不是坏人,就跟依安心中所酝酿的仇恨一样,安妮会那么做肯定也是因为着什么......所想保护的东西。

“......”

诺亚的思绪突然变得迟钝,他目光呆泄的愣住在床上。感觉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认可了,人如果为了心中某样重要的事物,是可以牺牲他人生命的这件事。

如果连自己都已经变成了这样,那么自己是否还有资格去指责谁吗?

“诺亚小弟?”

埃琳娜担忧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,将诺亚的意识直接拉回了现实。

“你的脸色好难看,是又想起什么不高兴的事了?”

诺亚转头看着旁边身为大人的埃琳娜,自己现在或许询问她的意见才是最好的。就跟过去一样,自己所遇到的问题转交付给别人去思考解决,自己只要遵守其得出的结论就可以了。

“......嗯,没有。”

诺亚摇了摇头勉强挤出笑容回应埃琳娜,这次不能再把自己的疑问甩给别人了,诺亚选择由自己亲眼去找出答案。

长舒一口气过后诺亚的眼神变得坚定,有了从未有过的目标让他迫不及待。

“埃琳娜,我想去见依安。”

埃琳娜闻言莫名愣了一下,虽然她从之前战场上诺亚的那般演讲中,得知了诺亚与依安两人似乎相识。但以依安现在的身份也不是任何人想见就能见到的,尤其是现在的这个时间,埃琳娜想着那个差不多已经开始了。

“......可以是可以,不过现在可能不是个好时机哦?”

“没事,我做好了面对一切的觉悟!”

“嗯~我说的倒也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埃琳娜说着从床头起身走向了窗户,清晨的光影从缝隙当中所流露了进来。

“你醒来的正是时候呢,现在正是依安-提利尔,向全城宣布正式接任城主的庆典。”

埃琳娜说罢便推开了窗户,感觉已经许久未见的阳光直袭诺亚的脸颊,闪的让他不经伸手遮挡张不开眼睛。但伴随着阳光一同向诺亚袭来的,还有街道外那成千上万的脚步声,和散落漫天被风吹起的喜庆彩纸,以及全城市民们的热烈呼喊。

“依安陛下!依安陛下!依安陛下!依安陛下!依安陛下!!!”

终于适应了窗外阳光的诺亚起身看向外面的世界,曾经化作一座死城的艾尔因洛特,如今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勃勃。

全城各处号角的悠长声音不断响起,手拉着提琴的音乐家在河道中乘船前行,在他身后的是一只歌喉动听的队伍。一直闭门不出的市民此刻终于打开了房门,他们堆积在街道的两侧笑着观赏庆典的游行。城内一切被停止的贸易活动,在今天又全部都重新开张。而代表庆祝的礼炮一次又一次响起,仿佛在宣告着所有人这座城市获得了新生。

诺亚视野的所到之处都充满了人群的身影,没有哪里的街道现在还是空旷的。天空已然被数千万的彩纸所改变,无论在哪都只会看到喜庆的彩虹色。人们炙热的呼喊着依安的名字,企图让全世界的人都知晓,艾尔因洛特这座城市有了全新的主人。

“这是......”

望着街道上壮观的游行场景诺亚不敢相信,这是那个在前段日子还连个老鼠都不敢上街的孤寂城市。而且诺亚发现自己还真的是在旅馆,埃琳娜将他从那个战场上带离到了这里。

“依安殿下可真是很慷慨呢,在他入住进城堡里之后,下令让士兵将安妮曾经拥有的财产全部拿了出来,派人到处分给这座城市的每户人家。也多亏如此,他在短短的一夜间就收获了民心。”

埃琳娜说着转头对诺亚微微一笑,他们次子团的佣兵自然也是获得了不少奖赏。

“哈......”

诺亚听完依安的事迹不由得发出了感叹,他还记得两人初次相遇时托曼所说过的话。那时候仍是托曼的依安,认为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,可以为他和家人带来其所想要的一切。

但现在......已经失去了家人的依安。在获得了这超越世界上任何人的庞大财产以后,究竟又会是怎么样的心情,他还会跟以前那样如此在乎这些金币吗?

“说起来,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诺亚望着下方街道行走的人群,终于意识到自己并不在城堡内,或是断崖上的那栋房子。

“那当然是我把你带来这里的哦~如此可爱的小弟弟受伤倒在地上,大姐姐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呢。”

埃琳娜露出不符合成熟年纪的俏皮一笑,眨了个媚眼伸出手抚摸着诺亚的头。然而虽然表面上笑呵呵的样子,但其实现在诺亚还能站在这里说话,让埃琳娜心中感觉十分的不可思议。

从背后刺进诺亚肩膀上的那把匕首涂了毒,而且不是一般的麻药或者粗暴的劣质品。那是一种基本上中了必死的猛毒,其毒性猛烈到甚至让埃琳娜最初都不知道该如何治愈。她所能做的就只有让诺亚把解毒药水喝下而已,埃琳娜那时都已经做好了面对诺亚会死去的准备......但,诺亚现在居然活下来了。

他中毒的症状在刚喝下药水后没多久就彻底消失了,埃琳娜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回事,解毒药水这种东西说穿了只是种安慰品,它所能解的毒不过只有智商低下魔兽所制作的低级毒药。而面对那些专业暗杀者所精心调制的毒物,解毒药水就跟在发烧时喝热水一般的无用。

“你真是个奇迹呢。”

用手指轻点了下诺亚的鼻尖,埃琳娜隐约感觉到了诺亚身上或许隐藏着许多秘密。但不管怎么样埃琳娜也都不会将这件事告诉诺亚,既然已经确定他安然无恙的现在,还是不要将这种令人开心不起来的事情说出去吧。

“啊,在你去找依安前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,这次你或许能够帮的到他。”

突然想起了什么,埃琳娜的表情说着突然变得严肃了一些,诺亚则是不明所以地歪着脑袋。

“还记得你在战场上救下的那名骑士吗?虽然守卫队现在确实已经全灭了,但齐欧小弟还没有死。我那时也将他从战场上带离了,但现在齐欧并不在我这。”。

诺亚听了埃琳娜的话瞬间一惊,这无疑是另一个值得人高兴的好消息。但在安妮失踪守卫队全灭的现在......齐欧的立场肯定是最糟糕的。

“依安因为叛国罪将他抓起来了,现在正关押在地牢中,再过一段时间便会被当众处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