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八章 复查

365bet娱乐送彩金_365bet滚球官网_365bet到账快么: 羽半仙 作者: 夕风吹明月 更新时间:2019-09-28 04:52:13 字数:3375 阅读进度:318/318

董明的五月,在紧张的训练之中渡过,在球场之上,他流下了更多的汗水,当然,这些汗水之中,或许还有气温过快攀升的功劳。左婕已经与董明开口说话,只不过,即便说话,态度也都带着十足的冷淡。

在五月,董明居然又收到了董淑芬的一封来信,但当他将信打开,却让董明心里又多了一分失落。信写得极短,并且从那可怜的篇幅中,董明却能感觉到董淑芬那语气中的平淡,信中内容则是围绕董开河将来县医院复查一事,说白了,与其说这是一封书信,更像是一份通知!

董明除了将董开河来县里的日子暗暗记下,少见的,他同样回给了董淑芬一封短信,这倒不是说董明有意怠慢,只是这段时期,他实在是忙得晕头转向了。

“旋腕发力不够,举拍要快,停!”随着一声喊停,汤老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拢了拢头发,擦去脸上的汗水,然后向着网前凑去,而对面的董明,也识趣地向汤老师靠拢过来,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平抽挡,只能使用手指手腕及小臂的力量,这样才能保障抽挡中的速度优势,千万不能一昧地贪图力量,而使用大臂发力,那样你会失去最佳击球时机,这一点你一定要注意。”

“刚刚那个来球的位置,稍微偏左了,我有些准备不及时,下次一定要注意。”董明也觉得有些懊丧,垂头道。现在的董明,又经过了一个月的学习,已经将余下的基本技术动作,基本学完,只不过,正像汤老师说得那般,在他的吊球及杀球的学习之中,同样出现了击打高远球时遇到的问题,身体在力量传递中,出现了协调性的问题。董明的训练不能说不刻苦,汤老师也深知这点,可越是这样,董明心中的不安便越发强烈,因为他清楚,问题并不是出现在训练上,或许,自己真的就没有学习羽毛球的天分吗?

当然,从董明动作的规范性上,他做得已经基本符合要求,尽管他训练时间不长,但训练强度却达到了极高的程度,汤父甚至都经常出现在董明的训练场上,客串起了喂球教练的角色。对此,董明除了心里默默感激外,他觉得唯一能报答汤老师的,便是更加勤奋的训练。

“刚刚出现的那个球,实际上应该使用反拍抽挡技术,这项技术与反手击球两项,本来计划这个学期让你练习的,不过,考虑到你将面临的比赛及康宁师范的考核,学习这两项技术的时间,只能放在下学期了,对了,还有跳杀球,都将放在下学期再进行学习。”

“可是汤老师,如果遇到反手球,我应该怎么处理呢?”

“也不是没有办法,你可以通过脚下快速移动,调整身体,使用正手去击打,你脚步很快,在这一点上,不需要太过担心。”汤老师看了看手表,又继续嘱咐道,“今天是三十号,已经五月底了,再给你几天的单项训练时间,到下周开始,老师就要对你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综合性技术训练,那将是真正的多球练习,并且,在那段训练之中,老师便可以大概判断出,你是否有能力渡过当前难关。”

董明默默地听着汤老师的嘱咐,心里却早就飞到了另一件事情之上,因为转天就是董老师前来县医院复查的日子,这本是件不大的事情,但董明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却是带了些许期待。

董明的训练,一直持续到了五点钟,这一天虽然是周二,董明早就结束了自己的音乐课,为了增加专项训练的强度,他将素质四项课都占用了两节,又哪还有闲暇顾忌到音乐课呢,只能对音乐课说拜拜了。

结束了训练的董明,回到宿舍进行简单清洗之后,规矩地跑去了食堂吃饭,虽然现在他晚上仍然还住在五金公司家属院,但他已经没有多余时间自己准备晚饭,只得到食堂去对付,他这么做,便是因为即便在晚上,董明同样要到球馆里面进行训练。晚上是他自己的训练,内容仍然是步法及弹跳的训练,这种高密度高强度的训练,估计也就是董明这种耐力极好的人,才能坚持下来,而这种快节奏的生活,已经持续了一个月。

转天的上午,董明下了第二节课,就奔向了汽车站,因为这天董开河要来县医院复查,至于董明的第三节课,他早已经请好了假,上课虽然重要,但接董老师,也同样重要。

周三不是周末,采石峪开来的班车,到得比平常要早,就在董明刚到车站没多久,他就在下车人(流)之中,看到了董开河。人群中的董老师非常显眼,他已经能够站起来了,不过原本就有小儿麻痹的他,现在腰又受了伤,那一瘸一拐,并且还佝偻个腰的样子,想不让人注意到都难。

但让董明有些失落的,便是他只见到了袁秋容扶着董老师走出了出站口,却没见到他的同学董淑芬。一定是董老师怕担心她的功课,没有答应她一同前来吧,董明这样想着,虽然脑子里在飞快地活动着,他的动作并不慢,直接就上前来到了董老师的跟前,然后随后接下了袁秋容身上的一个背包,这才道,“董老师坐了这么久的车,没有感到啥不适吧?”

“这一路时间又长,又颠簸,我坐这么久的车,都觉得有些累了,不过啊,你们董老师却说没事儿,他的话熊伢儿你信吗?”袁秋容说话间,还轻轻舒展了一下身子,似乎在向别人表明,这一路上的辛苦。

“我哪有那么娇气,董明别听你袁姨的,十天前,老师就下了地,现在身体早就利索了,除了……,除了现在腰直不起来,呵呵,行了,能站起来,我已经很知足了。”董开河声音仍然像以前那般洪亮,唯一不同的,便是洪亮之中带上了一点沙哑。

“去医院,要不要我们喊个三轮?”董明看着走路仍显蹒跚的董老师,建议道。齐山不像康N县城非常小,根本没有出租车可坐,还好车站附近倒是蹲着许多的三轮车,也算是方便。

“不坐那东西,怪不舒服的,去医院不就是十几分钟的路嘛,你董老师我还是能走的!”

对董开河的意见,袁秋容没有提出啥反对意见,董明便更不会多说什么,一行三人,出得车站后,董明与袁秋容一左一右扶着董开河,沿着车站前街,向着县医院走去。

“今天还多亏了你爷爷,不是他请来小荣子,早上开车送我们到采石峪车站,我都准备骑车驮着你们董老师去赶车的。”袁秋容一边走着,一边对董明道。

听到这里,董明的神情却是一黯,都这么久了,村里人看来还是不愿意接受袁秋容这个走回头路的人,他轻轻叹息了一声,却有些违心道,“这有什么可谢的,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,有这份乡情在,谁遇到了点儿事情,别人不会搭把手呢?”

“这段日子,我算是看透了,也比以前有了更多的感受,老师不是一个刻薄的人,这个乡情嘛,在有些情况下,还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,我这么说董明你可能不太理解,但这就是社会,要远比你想像得更加复杂。”

“话也不能说得这么绝对,其实吧,我觉得,大家也都有自己的苦衷,迫于一些压力,每个人做事情,并不能完全依靠本心,因而有些时候,我们看到的并不一定便是真实的东西,不是别人太功利,如果能想到他们的无奈,你的心里也就会变得坦然。”袁秋容受过的苦,比一般人多得多,也正是如此,她才能变得更加坚强,心思也更加通透,要不然,在村里受到这般委曲,也不可能表现得如此淡然。

“对了,你们董老师这次检查完身体后,准备在县里住一段时间,改变改变环境,体验一下与村里不同的生活。”说到这里,袁秋容看向了董明,继续道,“熊伢儿你现在想在家里住的话,继续住着便是,反正也能住得开,家里虽然不大,总比宿舍里清静,你别有其他想法。”

袁秋容的话确实有道理,董明在袁秋容家里住了已经有小一年时间,而他的修炼,确实也需要一个清静的场所,袁秋容家里的条件是他宿舍里无法比拟的。但是,既然董开河准备与袁秋容一道回来居住,这便与当初袁秋容自己在家时,有了明显的区别,董明还不至于脸皮厚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赖着不走的地步。更何况,他的磨穴期第三阶段,这几天就能完成,等磨穴期结束之后,接下来的修炼,便对环境要求不再那么苛刻,现在也是时候回宿舍了,董明想到了这里,便咧开嘴笑道,“其实吧,我更喜欢住在宿舍里,您回去的这段日子,我便只是偶尔才来这边。”这便是睁着眼说瞎话了,董明这个功法在修真界的时候,修行得还算深厚,瞎话说起来脸不红心不跳,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之中,他还没怎么来得及施展,不过,看起来,他有了重拾此功法的打算。

“你可别跟袁姨客气,大不了,周末淑芬过来的时候,你再回宿舍去住也没关系,不会是你害怕天天离你们老师这么近,心里有压力吧?”

“肯定是这个原因,他不愿意留下就随着他去,不过董明,学校离你袁姨家这么近,要时常过来陪老师唠唠嗑,老师在县里可是没啥熟人,除了你们县中的徐老师外,认识的人还真没有几个。”